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铸兵(求订阅求月票)》。

小白看著睡得正香的大聰明,實在是有些無奈。

自己為了這小東西費了不少心思,結果他本人卻在這里只顧睡覺。

小白伸出瓜子,勾住大聰明皺皺巴巴的后頸皮,將他提起,再松開。

啪的一聲,大聰明掉在了地上。頭先著的地。

突如其來的疼痛讓大聰明一陣鬼哭狼嚎。

“豬羊羽,是不是地震了?”

這小東西,老子為他費心費力,卻盡想著那個豬羊羽。

小白真是越想越氣,一爪子抽在大聰明肥碩的屁股上。

大聰明前后相繼失守,頓時又是一驚,撲騰著想站起來。可是書店的地板太滑,他的四只小蹄子撲騰了半天,也沒站起來。

真是個廢物。

小白暗罵一句,但還是伸出爪子將大聰明扶了起來。

大聰明站起來后,半睜著眼,看見眼面前的小白,迷迷糊糊說道:“是小白啊。地震了。你不用管我,快自己跑吧。不然來不及了。”

小白的爪子已經抬起。要是大聰明還不醒過來,就準備給他再來一下。可聽到大聰明的這句話,猶豫了一下,將爪子又放下了。

“沒地震。好著呢。”

“原來沒地震啊。”大聰明四肢一軟,又趴下了,“看來我是沒睡醒。那讓我再睡一會兒。”

小白這回不再猶豫,又是一爪子拍在大聰明屁股上。

當然也沒使什么力氣,只是剛好能讓大聰明感到疼痛。

大聰明似乎有了經驗,沒再受驚嚇,只是抬起頭看著小白說道:“小白,真是的,又沒地震,你老打我干什么?”

“起來,我有話問你。”

“有什么話,等我睡醒再說唄。我今天才睡了不到10個小時,還要再睡10個小時才能做完日常。”

“現在,立刻,馬上,給我爬起來。不然你就給我滾。”

“好吧。”大聰明打了個哈欠,從地上爬起來,但只是前肢立著,半坐在地板上。

小白也懶得再等大聰明完全清醒過來,冷冷問道:“你愿意跟著我一起修行嗎?”

“修行?那是什么意思?”

“修行就是修行。沒有什么意思。”

“沒有意思那還做它干嘛?”

小白強忍著怒氣:“修行可以讓你長命百歲。”

“哦。”

看著不為所動的大聰明,小白意識到自己抓錯了重點,改口道:“修行可以讓你睡得更久,吃得更多。”

“真的嗎?”大聰明眼睛睜開了一下,“那我要修行。”

“真的。修行能夠讓你想睡多久睡多久,想吃多少吃多少。”

“那太好了。等我睡醒這一覺我就跟你修行。”說完,大聰明又趴了下去,兩只大耳朵,習慣性的蓋住了眼睛。

小白看了看自己的爪子,又看了看大聰明的屁股。

是不是我對他太仁慈了?

“對了,我想起來了。”大聰明忽然抬起了頭,“豬羊羽好像之前也說過想修行的。還讓我跟你打好關系,從你這騙點功法秘笈什么的。既然修行這么好,我們帶上豬羊羽吧。”

“不行!”

“誒,為什么不行?”

“沒有為什么。不行就是不行。”

“這樣啊。”大聰明移開耳朵,看見小白一臉嚴肅,悶悶不樂說道:“那好吧。那我不修行了。你讓豬羊羽跟你一起修行吧。”

“為什么?”

“我想了想,我現在一天已經睡二十個小時,要吃四頓飯。已經夠多了。但豬羊羽一天才睡不到10個小時,吃三頓飯。他肯定比我更需要。”

“只有你可以跟著我修行。他不行。”

“為什么?”

“沒有為什么。”

“那我也不修行了。”

小白看著一副無所謂的大聰明,真是恨得牙根癢癢。

自己一個收徒的,弄得跟求著拜師一樣。真是沒處說理。

當初我修行的時候,求爺爺告奶奶都找不到領路人,最后逼得沒辦法,修行法門都是自己創出來的。

即使不說以前,現在也一樣啊。像自己這種修為的收徒弟,消息要是傳出去,估計整個修行界都沸騰了,不知多少人得打破頭來搶這個資格。可大聰明這東西倒好,感覺這資格就跟田里的大白菜似的。

好像也不對,要是自己丟棵大白菜給大聰明,他絕對不是現在這副無精打采的模樣,早就跟打了雞血一樣,呼呼吃上了。

小白回頭看了一眼。

周大少站在門口假裝看風景,實際上豎著耳朵想聽著兩只妖怪在講什么。

聽得懂嗎就聽?

小白懶得搭理周大少。

要不是這個廢物,自己收個徒弟怎么會這么難?還想修行?還讓大聰明從我這騙功法?想得挺美啊!你就繼續做你的春秋大夢吧。就你那個廢柴體質,給你我的《吞日噬月功》也是白瞎。

不過,已經費了這么多心思,要是最后真失敗了,那不是顯得我很廢物?

小白看著大聰明,決定大人不記小人過,再給大聰明一次……幾次機會。

“為什么?”

大聰明扇扇耳朵:“我想起豬羊羽說過修行了。長命百歲好像就能活很久。但是如果豬羊羽不能修行,等他死了,以后沒人喂我怎么辦?我不想被餓死。”

小白再一次懷疑自己收一只豬當徒弟的想法是不是有什么不對。因為他作為一只純種的狗,是真的猜不透一只豬在想什么。

“那你有沒有想過,如果你不修行,你的自然壽命肯定是比不過豬羊羽的。等你死了,就會有別的豬來霸占你的豬窩,吃你的食物,坐你的副駕駛位置。你不覺得難過嗎?”

大聰明兩顆小小的眼睛充滿了大大的疑惑:“這不好嗎?”

小白再次翻了翻白眼。

在他漫長的一生里,也見過不少豬,還吃過幾個豬妖。但是以往他從來不會遇到這樣的問題。因為他都是直接殺了吃了了事,從來沒有和那些食物們說過什么廢話。這讓他不禁后悔,自己當初是不是應該和那些食物多多交流一下,積累一些經驗,現在也就不必這般束手無策,被一只小豬妖整的沒了脾氣。

“好在哪?”

“你想如果我不在了,豬羊羽就是一個人,那得多孤獨。反之也一樣啊。我要是修行了,最后活得比豬羊羽久,以后沒有了豬羊羽,那我又會多孤獨?我感覺我會受不了。所以如果以后周羊羽等我死后,有了別的小豬可以陪他。那不是也很好嗎?說到這,我今晚得跟他說一聲。以后養別的小豬可以,但不準讓他們叫大聰明。這個世界的大聰明只有我一個。”

小白極力壓抑住現在就轉身把豬羊羽那個廢物殺掉的沖動,冷冷說道:“你可別后悔?”

大聰明點點頭:“只要有覺睡,有白菜胡蘿卜啃,我就不會后悔。”

“那我只能祝你好自為之了。現在,麻煩你離開我的窩,跟你的廢物主人一起滾。”

大聰明本來想賴著不走的,但他看著小白已經微微泛紅的眼睛,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不情不愿地從窩里爬起來。

小白的窩里有著很多特別的東西。只要待在這里,那些東西就會自動往大聰明身體里鉆。大聰明雖然不知道那些是什么,但是身心由內而外散發出的舒適感告訴他,那些東西對他有百利而無一害。在這睡上幾天,比他在自己窩里睡上幾年都有效。

也許,這些東西就是傳說中的靈氣?

大聰明覺得這些疑似靈氣的東西,不光能讓自己睡得更香,似乎還能讓自己變得更聰明。

雖然大聰明覺得自己已經是世界第一大聰明了,但是他也不介意更聰明一點。

“小白,那我之后再來找你玩。”

小白是一句話都不想說,沉默著走到自己的位置,躺下下來。

“對了,小白,我其實也挺好奇的。你為什么對我這么好?”

小白也不理他。

大聰明低下身子,想去看看小白是裝睡還是真睡了。

小白被他弄得煩躁,睜眼瞪了大聰明一下。

大聰明忽然驚叫道:“小白,你快看,你的眼睛里有個月亮。”

“你到底想說什么?”

大聰明這才想起自己想說什么:“我就是懷疑,我是不是像你以前認識的某位故人。”

“沒有。”小白重新閉上眼睛。

“哦,那就好。”大聰明松了口氣,“之前豬羊羽跟我說,像你這么對我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說不定就是我長得像你的初戀情人。如果我是女豬的話,好像還好。我還可以對你好一點。但是我是男豬啊。現在聽到你說不是,那我就放心了。”

小白一甩尾巴,將好,神使的存在太可怕了。

每一個族能成為大族就是因為神使的存在,沒有神使終究算小族,當然這些和他們沒有關系。

但有一點是有關系的,那就是當蛋糕分好的時候,有人進來就意味要分出蛋糕,這對當前的人來說是不開心的。

更何況這個人也許是神使,意味不是分出“小蛋糕”能解決的。在座的幾位如坐針氈,等著族長的審判。

至于玩套路?那是想都不敢想,族長對族內的掌控力有多強。

再加上族長活了六十多歲,什么套路沒玩過,能坐在這個位置一看就是頂級lyb。

幾位長老正等著族長審判,他們已經做好自己權利對半縮減的準備了。

墨絕看到這些人雖然慌亂卻沒人反對,他點了點頭。然后說:“你們慌什么?你們愿意,別人還不愿來!他寧可呆在牢里。”

“呼!”在座的幾位長老長吁一口氣,互相看了一眼后,撫了撫自己的胸口。

坐在地上的人,看著凳子上的四人,心底也長吁一口氣。在一個地方待久了,要是突然換主子,他們也接受不了。

“當然!”族長說到這里停頓一下。看了眼在座的幾位后。緩緩說:“這是有原因的。那個人好像不太聰明。也許是裝的,但粗略看來,不像是偽裝。而像是真的!”

“那……族長,我們為何不滅了他?”說話的是四長老,仗著自己是族長的侄子問。

問題很嚴肅,也是在座的各位都想問的問題,有個巨大的威脅在內部,并且還是傻子的時候。為什么不直接滅掉。

當然墨皓不想問這種問題,身為大長老的他完全相信族長的判斷。他可不認為族長不知道這個道理,要留人肯定是有族長自己的想法。

他不敢問也不敢說,只能在一旁聽著。但從這這些對話中能猜出族長的想法。莫不是化敵為友罷了。

不對,甚至化敵為友都算不上。只是單純的將對方當做工具人。

當然,他也想在族長之前和這個人做好交易,也許他也能在族中找個高位坐一下。不用這樣生死皆看族長。

哪怕長老之位真的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但這個一還是太強了。甚至比下面的萬還要可怕。找一個不關事的存在,自己的位置豈不更好。墨皓的欲望在蠢蠢欲動。

三思過后,他還是放棄了。姜還是老的辣,蘿卜還是嫩的香。活了這么久的族長不可能不知道這一點,他正等著在座的幾位犯錯呢!

想到這里,墨皓連連改變坐姿,表現出一副不想交談的樣子。甚至還有些昏昏欲睡。結果真的一不留神睡著了。

月末牢房,陳默被帶著換了一個地方從月末換成了月初。

別問他怎么知道的,問就是觀察。畢竟那么大的圖案掛在牢房頂部,想不注意都難。

在月初房間,陳默發現這里的東西和他想象中的東西很像。

“好吃好喝么?看來下一步就是威逼利誘了?”陳默看到面前的東西想到。

這里已經不能用牢籠來形容了,除了門口前的幾根破碎的石柱,簡直沒有牢房的樣子。

甚至為了給陳默一個好體驗,牢籠內還有兩個女奴隸,身上半遮半掩的躺在竹席上。樣子好不勾人,旁邊還有一個大碗,里面有一些不知名的食品。

“呃……”回頭看了一眼帶他過來的獄卒,指了指這個門,意思不言而喻。

獄卒看著眼前香艷的場景,咽了咽口水,然后說:“麻溜點,坐牢要有坐牢的樣子!”

“哈?”

神TMD坐牢,陳默隱藏的吐槽之魂差點忍不住爆發了。

你家坐牢是這樣的?

你家牢里面還帶這種東西?

你家牢……

對了,好像這真的是他們家的牢。

想到這里,好像也沒有什么想說的了。還能說啥呢?這里就是他們家的。

隨即被假裝按住手,慢悠悠的推進去了。當陳默剛一進去,幾位獄卒門都不關跑掉了。

“喂!你們沒關門!”陳默好心提醒道。

關門?

石門都能被你撞碎,這個木門關不關有什么區別。

想到這里幾個獄卒跑的更快了。一溜煙就看不著人影了。

牢內。陳默看著眼前的兩位美女,有些不知道該說什么了,說啥?說下的成本大?兩個美女臉蛋嬌嫩有柔光,雙腿修長有彈性,再加上刻意的半遮半掩真的能給人誕生原始野性。肩膀上的奴字刺雖然難看,但在這樣的場景下,也沒人在意了。

想到這里,陳默都想做些什么了。

“啪,啪!”

給躺在地上求交沛(沒打錯)的美女一人打了一巴掌,然后將兩個美女踢出房間。當然動作肯定不會太激烈,他現在可收不好自己的力氣,一力揮出不知道能造成什么樣的后果。

已經是最輕的力氣了,就算是這樣,也踢得兩個人一時爬不起來。

憐香惜玉?想都別想。

這些人指不定是來榨汁他的,來竊取他的祖傳DNA的。

陳默是這么容易被榨取DNA的人么?

當然是啊。要是沈琪趙倩蕓這樣了。他絕對不敢打,踢都不敢踢,甚至逆推半推半就就算了。現在這種情況,他是寧死不從的。

但為了掩蓋自己的想法,他直接用腳踢出她們。省的再來什么妖艷的家伙,讓他把持不住。

“噗!”在另外一邊喝著熱水,看著書的夢璃突然一口噴在書上。

剛才的事情她也看見了,她還以為陳默要做出什么事情呢,結果這樣了。她有些無奈,作為夢琪的爸爸,還真的是靠實力單身。

看來當時世界中不是別的女人看不上他,而是這種動作怎么會讓人喜歡。

出去喝杯茶,女方給你倒了一杯水,你不喜歡。然后打了別人一頓一樣。

“什么事情是說話解決不了呀?”隨手從虛空中拿出上次記錄黑蘿莉的小本子,在后面接上一句話。

陳默是鋼鐵直男!

還帶了一個感嘆號,表示自己的震驚。

然后放回記錄本,繼續看書。

“這個年代還有這么好吃的東西?”試著吃了一下這個不知名碗里的東西,發現還真的是不是一般好吃。

肉質鮮嫩,彈性十足。湯也是意外的可口。吃了一碗還想吃的那種!

用舌頭舔舐了一下自己嘴唇,表示繼續渴求吃飯的欲望。假裝自己被美食俘獲了。

這個動作,直接被用神術的墨初發現,他揮手讓后面的人繼續送東西過去。

“那個……”墨初的副手臉上有些難色,有種說不出的話語。

“你說。”

“這個東西是日耀那邊的特產。”

“嗯?然后呢?”

“然后那兩個日耀的女奴隸在下面被打傷了。目前好像是受傷了,暫時沒發現爬起來的動作。”

“靠!”

放下碗,隨后找個地方坐了下去。比起剛才的地方,現在這里有好多東西。

不僅有竹席還有小板凳,旁邊還有一個糞池方便。查看了一下糞池。發現這個是新建的,上面有遮擋布,好像還和外面接通。

看到這個,陳默閉著眼睛都能想起異世界主角穿越過來的逃生方式了。

“得了!真的是什么都不防!”

甚至于,他能大搖大擺的走出門,然后在外面溜達一圈后回來。獄卒看見了也當做沒看見一樣。

出去溜達一圈,看到了各種不一樣的情況,也大致了解了當前環境。至少發現了十幾種逃跑路線。

很好很強大,這獄還真的是人人可以獄。

陳默算是知道上輩子為什么電影里越獄都像是玩游戲一樣。

管理者這么粗心大意能不容易么?看看這石墻,有些都快裂開了都沒人來修補。

看看這換班時間,還要大喊一聲讓全牢獄的人知道。

看看這發放食物,還給肉吃!

陳默覺得這些沒有跑掉的人是真的不行還是時代問題?

他保證像這種地方,給民風淳樸的哥譚市罪犯,簡直不需要動腦子都能隨便跑路。

果然,修煉讓大家的智力都下降了。

修煉是降智商的罪惡之源。

我陳默不是傻,只是修煉的太強了。

华华凤道:你准备到哪里避免别人的怀疑,自然还

當天色正值中午,一股.股.飯.香.撲.面而來,

小屋中的男子.在夢中就聞.到了這股.味.道,腹.中長久以來的.饑.餓.便再也無法抑.制.住了,

他此時甚至能感覺到一頓飯.吃.下一整桌子的酒.菜都沒有問題,

他推了推.懷.中.和.衣而.眠的久圓,才發現她此刻竟然.睡.得如此.香.甜。

就是她此刻沉靜下來的容.顏讓他在她上.方看上.了一會兒,很有些.性.感而又.沖.動.的感覺。

她.睜.開眼睛就看到這一幕,身.體.下意識的反躲到了.床.角,捂.著她.脖.子上松.掉的第一個紐扣,“你.干.嘛。”

她的目光.怒.睜。

“你就像個擔驚受.怕的小.鹿一樣。”

沈杰調.笑道,心里還真被她那似.露.未.露.的樣子給.搞.的心里.癢.癢.的。

不過這長久.饑..餓.的感覺,還是讓他放棄了接下來的有些不可.言.說的.動.作,

當他起.身.下去穿.鞋.子的時候,腰.部只是彎.了一些弧.度,瞬間便有一股強.烈的.酸.疼.神經反.射.一般的.折.磨.了過來,

“真的好.疼。”

他的眉頭.疼.的整個的皺.了起來,

‘竟然連法力都無法讓這個傷勢恢復過來,到底怎么回事啊!’

他還是沒有選擇動用法力,又將襪子在右.腳.上套了一小點,然后直起了.腰.再穿,

如此重復兩次,那.腰.部.酸.疼.的他一會兒都.閉.著眼睛體.驗.著其中的.滋.味。

當他望向一旁的久圓,就見她也有些擔憂的開.口道:“你.腰.怎么了。”

他就喜歡看她這么擔心自己的樣子,

當站起.身.來的時候,他還特意在她面前跳了兩下,“你看,沒事。”

這樣的男子讓久圓看了怎么會.愛.不起來,

她只是一時無法接.受。

他一把她.抱.在了.懷.里,原本已經

当初听闻陆隐颠覆白夜流界,北门太岁的震撼超越了修炼至今所有,眼前这个年轻人在弱小的时候就懂得借助强者力量保护自己,而有了力量后能迅速颠覆过往的一切。

  他详细看了陆隐做过的许多事,心中对陆隐的警惕极高,这也是为什么东疆联盟占据火域,北行流界反应那么大的原因,他,北门太岁,一个四十多万战力的底蕴强者,怕了。

  “晚辈陆隐,向前辈问好”陆隐登上飞船,立刻开口,语气平静,听不出喜乐。

  北门太岁......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铸兵(求订阅求月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大唐灵幻侦探

云中谁寄

大唐灵幻侦探

车辙背影

大唐灵幻侦探

公子天策

大唐灵幻侦探

烨九公子

大唐灵幻侦探

多笑天

大唐灵幻侦探

小道不讲武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