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灵山佛国》。

可是现在司空摘星忽然发现这个都想不出可以破解这一招的武功

“哐当。”

硕大的拳头砸在桌面上,杯盏为之一振。

虽然已经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也预料到了会看到一些并不那么美好的东西,但杨大伟还是没有想到,杨晓丽的心中流淌着那样一条泥泞又腥臭的小河。

从看到自己名字的出现开始,他就始终克制着自己。

可看到这一页后,他终于还是没有克制住。

凭心而论,杨大伟觉得自己其实并非是一个经常显露愤怒的人。

作为一个律师而言,他每天接触到的都是争执和撕扯。从这个角度来说,如果不能保持一个良好的心态,很容易让自己每天都受到负面情绪的困扰。而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正是习惯了争执与撕扯,他对于这些糟心事都已经司空见惯,形成初步免疫了。但这也只限定在一些初步违反道德和律法的范围内。

对于那些严重违反了道德与法律的行为,他只会觉得更加地愤怒。

所以当初在听闻钟小丫的故事之后,他才会那么坚持地要帮助她。其实即便那个人不是钟小丫,他如果听闻这样的事之后,也一定会帮助对方。

而与范坚强相比,杨大伟的罪行的恶劣程度显然要更胜一筹。

这种愤怒甚至超过了他回忆起自己被猥亵时的感受。

“畜生!”

胸膛中燃烧的熊熊怒火让杨大伟再一次挥拳砸在了桌子上。

“他怎么能……”

杨大伟没能再说下去,只能以是双手按住不住突突的太阳穴。

面对杨大伟的罪行,无论是怎样的谩骂与指责都显得那般的苍白与无力。

他想再次挥舞拳头以宣泄怒火,可看着对面安静坐着的江臣。他立刻意识到,这里并非是他可以随意发泄怒火的地方。

“江老板,我可以去趟洗手间吗?”杨大伟站了起来。

江臣平静点头:“客人请便。”

青橙伸手指了洗手间的方向:“那里。”

杨大伟点头:“请允许我失陪一会儿。”

青橙又指了指那本摊开的日记:“我能看一下吗?”

按理说,这日记内容无疑是属于杨晓丽极为重要的隐私。

可既然杨晓丽将之交到他的手中,那就应该已经做好了被公之于众的准备。

所以杨大伟只是犹豫了片刻,轻点了下头以示默认,随后便快步走向洗手间。

青橙走到日记面前,飞快地浏览起来。

字数不多,描写也很简洁,但青橙结合之前发生在杨大伟身上的事,很容易就看懂了。

可看懂并不意味着她便可以轻易接受。

强烈的恶心感涌上咽喉,就仿佛在看一部狗血浓度爆表的玛丽苏神剧时吃到了坏掉的薯片一样。

呆立片刻,她长吐了一口气,才放下日记本,抬头看向江臣:“老板,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恶心的人?”

“不知道。”

“老板,请你一定不要放过他。”

“这样的话,你应该去跟警察说。”

“我觉得比起跟警察说起,还是跟你说更为有用。”青橙很认真地说道。

“为什么?”

“因为……”青橙睁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看着江臣,停顿了片刻,才缓缓吐出两个字:“直觉。”

而后她才自顾自地接着说道:“直觉告诉我,老板一定很不喜欢这样的人。”

江臣轻笑一声:“我不喜欢的人和事多了,可这并不意味着我就一定要做些什么。”

“真的吗?”青橙双手撑住桌面,身体前倾,眨着眼睛,继续盯着江臣。

而面对她的逼视,江臣依旧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安坐如山:“我没有必要骗你。”

青橙点点头:“那既然这样的话,就当做是我求你好了。我求你一定不要让他好过。”

江臣换上了认真的表情和语气:“请问你是要与我做交易吗?”

青橙摇摇头:“我能找回属于我的记忆吗?”

“很显然不能。”

青橙失落地叹了口气:“那就不是交易。只是我单方面的请求你而已。”

江臣微微一笑:“那么请恕我拒绝你的请求。”

“为什么?”青橙摆出了泫然欲泣的样子。

作为一个女人,作为一个漂亮的女人,要善于利用自己的长处来解决问题。

这是她在接受调查局培训时,其中一个女教官对她说的话。

她对此记忆犹新。

不过在此之前,她还从没刻意利用过自己的美色。但不知为何,她此刻忽然觉得恰是时候。

第一次使用,难免有些生疏,可青橙却丝毫没有感到惭愧的样子。

因为她很清楚,自己即便就是拥有奥卡斯影后级别的演技,也绝对不可能骗过江臣。既然骗不过,那么就不要骗。

同样还是那个女教官说的,人和人之间的相处,并非表现得越精明能干便越好。尤其是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之间的相处,适当地示敌以弱,有可能会取得更好的效果。

而什么时候能够做到这一点,那么也就意味着,青橙可以从一个绿茶婊进化为更高阶的白莲花婊了。

而她不知道的是,就在她一边回忆着那位女教官所教授的技巧时,看似平静的江臣心中其实幼兒園。”

包文春看了一圈屋里,指著外面的小菜園說:“那邊還有大片草地上是什么?”

管理員看看說:“那里準備修建新樓,還有小公園,現在因為經費問題,都得慢慢來。那是有的老領導沒事干,搞的小菜園,你要有時間,隨便挖,只是,不知道什么時候搞建設,辛苦勞動就會被推掉了!”

“那就請人來清掃一遍吧!我們去辦手續。”

圍墻和樓體之間,有條小馬路,從這里走,有個后門,乘電梯的才走另一側大門。后門門前有條青色水泥磚鋪成的甬道,兩側是新栽的冬青矮樹叢,窗外還有兩棵櫻花樹,沒有開花也很漂亮,下面有塊空地正對著窗戶。

丁香和包文春抱著皮皮朵朵進屋,高姨和老爹拎著行禮進屋,然后兩人出去采購物資。

車子是軍牌,又貼上大院通行證,站崗的士兵舉手敬禮,包文春戴著墨鏡還禮,丁香問:“你現在是什么職務?還有人向你敬禮?”

包文春說:“我向你保證過,當兵一年,要掙個將軍回來!可惜,現在沒有將軍。”

丁香指著滿街的武大牌子說:“那我們就在這里上學?”

“我倒是想坐下來啊!你看有可能么?”

有了新家,需要添置購買全套生活用品,被褥床上用品就裝了一車,嬰兒奶粉用具玩具小搖車之類又跑了一趟,然后是食物,米面油鹽蔬菜之類,主食副食拉回來一車,就已經到了晚飯時間,簡單的晚飯后,包文春和丁香再次出門,去了洪山商場,買了自家工廠生產的電飯煲,找家具店訂貨,以及電視機電冰箱洗衣機之類的大家電,可人家夜里不送貨,說明天送過來。兩人只得又買了臺燈手電筒之類的小零碎,悻悻而歸。

家里不用燒煤火爐子,有很先進的管道煤氣,還有集中供暖,每個房間都有暖氣片供暖。一路之隔就是省直機關的供暖中心,他們對軍屬退休老干部還是很照顧的。

套房設施很齊全,房間也大,包文春布置個嬰兒房,屋里貼得花簇錦繡的,卻遭到高姨和丁香反對,說孩子太小,不挨著大人不行,凍著怎么辦?夜里還要喂奶粉,尿濕了要及時換尿布,不然皮膚會被尿漬蟄爛。

包文春懷念那種尿不濕,坐在那里想了半天,開始抄寫一種高分子吸收物的配方,然后把第三代尿不濕的制作工藝寫了下來。

想到這些設計專利要被盧平拿去審查,不能直接賣掉專利換錢,就又不開心起來。干脆又把工程用無紡土工布的用法意義和生產方法,原料及生產工藝等等,以報告形式寫了下來。

丁香也是忙著功課,兩人各自忙到十點半,聽到兩個孩子哭叫,才過去擺弄一番。

老爹和高姨已經起來了,一個端著溫水盆,一個換掉濕尿布,擦洗小屁屁,然后擦上爽身粉,墊上新毛巾,重新包起來,又去泡奶粉,兩個人一人抱一個,陪著他們吃飯,小不點瞪著眼睛要玩一個小時才睡,這一覺要到天亮才睡醒。

老丁看著包文春在擺弄電視天線,問:“你爸媽他們住在哪里?離這里多遠?”

“怎么?你還想去看他們?可別去,要是知道有皮皮朵朵了,還不知道會發生什么事呢?他們在東北方向,離這里二三十里遠,還是不去了!”

“你和丁香去一趟吧!別說我們在這里就好。哎!我說,過幾天你和丁香回家,你高姨一個人在這里照顧不過來吧?”

包文春心中狂笑,說:“這不是還有你么?等天氣暖和了,你們用推車帶他們出去轉轉,等換下棉衣,就該會走了,我和丁香高考完就過來陪你們。”

老爹竟然忸怩起來,說:“不好吧!家里綜合廠那邊怎么辦?我和你高姨住在一個屋里,別人會不會說閑話?”

包文春正色說:“大武漢百萬人口,你能認識幾個?你倆不出去說,誰知道你們什么關系?他們家里也有保姆啊!肯定都以為你是傷殘英雄呢!給你定做的假肢差不多該做好了,過段時間我給你送過來。再說了,離開皮皮兩個,你回去能睡得著?”

晴天的下午,包文春丁香陪著高姨,推著大號嬰兒小推車,里面坐著皮皮和朵朵,在大院附近轉悠著,對她說商店和服務站在哪?有事到服務站找幫助,如果小孩子發燒生病了,到醫療站或者打電話叫救護車去醫院。家里配備有個電話機,但要包文春交了電話費押金,一年三百塊,年終多退少補。

包文春教兩個人怎么打這種撥盤電話,把火警救護車電話寫在墻上,交給高姨和老爹每人一提包鈔票,說:“咱家是有錢人,全國沒幾個人比咱更有錢,別的不說,光是銀行存款利息,咱一天花三五萬也花不完,需要什么只管買,剩飯剩菜都倒掉,吃壞了肚子,受罪的還是自己,也許還要花更多錢來看病。孩子和你兩個的衣服之類只管買,想吃什么就買什么,水果之類門口就有,隨時更換口味,你就是花自己孩子的錢,不要有什么顧慮,我和丁香回家上學,到外面注意不要說我和丁香的名字。說我們有了孩子,對將來發展有影響的。”

高姨連連點頭,說:“好!我記住了。”

老爹也說:“知道了!你們去看看你爸媽吧! ”

”陆小凤道:“他比我聪明!”我有两条命,你就算把我其中一

这几天估计都没睡好,这次出差也挺辛苦啊,外表看起来风风光光的女强人,其实背后也有辛酸和疲惫啊。

反正今天已经请假了,没什么急事要做,就陪着她休息一会儿吧。

轻轻摘下她的眼睛,露出乌黑修长的睫毛,睫毛在轻轻的颤动,是在做梦吗?是个美梦吗?

看着她绝美的容颜,哪怕是睡着了也就是那么养眼。

那睫毛的轻颤一下子让他反应过来,座位上睡得不舒服,她认床,只有在她自己的床上才能睡得安稳。

小心翼翼地把她从车里抱了出来,标准的公主抱,让她的头枕在自己胸口,柔软的秀发披散在他的手臂上。

感觉痒痒的,依稀还能闻到头发上的洗发水香味。看起来挺高,其实挺瘦的,没有感觉到多少重量。

推开大门正要往里走,迎面遇上了正出门晒太阳的林老爷子,两人都是楞了一下,老爷子随即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脸,朝他重重地点头,似乎对他的表现很是满意,还偷偷朝他竖起了大拇指,主动让开了道路,招呼周朴赶紧进去。

看着周朴抱着小云走进卧室,老爷子心里乐开了花,老实木讷的周朴终于开窍了,看来自己抱重孙的日子不远了。

周朴这孩子孝顺懂事,什么都好就是太老实了些,这样根本就降不住被自己宠坏的孙女,可是他们夫妻之前感情的事情,自己这个做爷爷的又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干着急,现在看到两人关系已经如此亲密,他总是可以稍稍放宽心了。

周朴几乎是逃似的进了卧室,在爷爷面前秀浪漫让他老脸一红,把云儿放床上一放,看她微微皱皱眉头,却依旧熟睡,又帮她脱去高跟鞋。

看着手里的穿着黑色丝袜的脚,周朴突然涌起一股闻一下味道的冲动,好奇地想知道美女的脚是不是一定是香的,甩甩头,甩掉心里那猥琐龌龊的想法,替她盖好毛毯。

看她睡觉依旧微皱的眉头,也许还在为工作的事情操心吧,想到这里周朴竟有些心疼这个一心都扑在事业上的女孩,没忍心叫醒她,只是静静地看着她安静的睡颜。

这几天她一定没睡好,就让她好好休息下吧。

自己还曾因为他挂了自己电话而生气,也曾怀疑她是不是有别的男人,现在想来自己未免太多心,而且太愚蠢,她那么高傲的一个人,普通的男人怎么会被她看在眼里。

她性格高冷孤傲,就是个冰山美人,平时都是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虽然以她的外貌难免招蜂引蝶,却总能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估计是受了老爷子的影响,内心还是很传统保守的。

不知为什么,看着她仿佛就能一眼看透她的内心,她的性格,她的爱好,她的小情绪,她的内心小波动似乎都能被自己敏锐地捕捉到。

周朴猛然想起自己曾经用幸运铅笔写过云儿的名字,难道这就铅笔的魔力,还能把人当做书一样来读的吗?

那岂不是浪费一次学习的机会,总共才三次,这就白白浪费了一次啊,想来都有些心疼。

手机铃声打断了他的思绪,也把睡梦中的云儿给吵醒了,猛得睁开大眼睛,疑惑地左右看看,奇怪自己怎么在卧室,接起电话一听是助理打来的,简单交代几句,吩咐对方通知开发部的人员在半个小时后到会议室开会。

挂了电话,揉揉还有些发痛的太阳穴,感觉小腹那里又传来一阵阵抽痛,没时间休息,得赶紧去公司安排,之前去日本的时候,竟然还看到了自己的竞争对手,他们也是来抢节目的录制版权的,虽然自己用更高的价格抢到了项目,但对方可不是省油的等,说不定会山寨一个出来,必须早点布置才行,可不能让对方给截胡了。倒时可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正要起身,发现自己的鞋子被脱了,刚要去找,那双高跟鞋已经递到了自己脚边,周朴正半单膝跪地,捏着她的脚替她把鞋穿上,异常的举动让她失神了片刻,等她反应过来,鞋子已经穿好。

张着嘴巴狐疑地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今天的他似乎是变了一个人,做事的时候总是透着一股自信与稳重,让她充满了好奇与疑窦。

不过这会儿她还得赶着去开会,没时间去刨根问底,拎起肩包直接走了出去。

“我开车送你吧,你可以在车上再眯一会!”周朴自然地说着,掏出了钥匙,打开了跑车的,直接坐进了驾驶室。

云儿没料到周朴竟然跟去看師傅,也不敢去看,呵呵笑道:“王二,你這是在哪摔得鼻青臉腫?一定是干了什么缺德事,招致了老天爺的懲罰。”

王二塌鼻子都給氣歪了,見理論不過柳長歌,轉過頭來,向黃青浦道:“黃師傅,這就是你教出來的好徒弟,如此蠻狠無禮?”

黃青浦聽罷,怫然不悅,站起身來,喝道:“長歌不得無禮!”

柳長歌作揖到:“師傅,禮數是對人做的,對于豬狗不如的東西,干嘛還要禮數,我何來的無禮?”

“住嘴。”黃青浦大怒,接著說道:“你還不知錯?”

聲動屋瓦,驚得人耳膜亂顫。

房中的燭火跳動了幾下。

王二嚇得不輕,心道:“黃老頭居然有這么大的嗓門?”

柳長歌低頭道:“師傅,徒兒不知何錯之有?難道教訓流氓,毆打混蛋,鋤強扶弱也是錯么?別人欺負我,辱罵我,我不能反抗么?師傅你教我讀書識字,我在所有的書本中,未曾讀到這樣的章節,書本上只說,忍無可忍無須再忍···”幾句話,把現場說的鴉雀無聲。

黃青浦面色鐵青,氣的眼角抽動。

石帆從未見過師傅生這么大的氣。

郭媛媛上前,阻擋在師弟和師父跟前,又狠狠地瞪了王二一眼,說道:“長歌你別說了,看把師傅氣的。”

柳長歌一時感覺到委屈,不想沖撞了師傅,他內心很自責,便點點頭。

黃青浦哼了一聲,一甩衣服,對王二說:“朋友,小徒頑劣,容我今晚好好教育他,天色已晚,不便相送,請你先回去吧,不日等給你一個說法。”

劉新洲便迎上去,說道:“各位這邊走。”

王二四處一打量,看見石帆,郭媛媛、戴伍林等人,無不怒目圓瞪,雙眉倒豎,感覺局勢不妙,心想:“好漢不吃眼前虧,我先離開,然而如此···如此···”

王二抱個拳,說道:“黃師傅,那再見了。”

一行人灰溜溜的走出‘天山居’!

這會兒南澤城本迎來了夏季,又逢干旱,天氣燥熱難耐。

連晚上吹來的風都是火熱的。

但在大廳內卻是格外的冷。

好似一轉眼進入了冬季。

一只小蟲從透過窗欞照在地上的月光下爬過去。

仿佛連它足下的聲音也聽得到。

一聲冗長的嘆息。

黃青浦緩慢的轉身坐到椅子上。

幾個師兄弟全憋著一口氣不敢吐出去。

直至每個人成了一尊雕塑。

石帆是大師兄,終于鼓起了勇氣,說道:“師傅,請您不要責備小師弟,王二的事,我也是當事人,所以我敢保證,事情絕非王二說的那樣,他是惡人先告狀。”

黃青浦緘默著,面帶愁緒。

王二是什么貨色。

黃青浦心知肚明。

柳長歌剛剛雖然頂撞了自己,看似無禮,但在那一刻表現出的勇敢、剛正、俠義等等優良的品格,足以令做師父的欣慰。

黃青浦忽然又想起了丹青女,心想“師妹,我含辛茹苦十五年,終于將長歌撫養成人,沒有愧對你。沒有令大師兄失望。我雖然沒有教他武功,卻讓他歷練了一顆勇敢堅韌的心,但接下來的路,要如何走,我卻是真不知道。”

石帆說完,郭媛媛也說:“師傅,你老人家別傷心,師弟不是有意的,是那王二太氣人了,太不是個東西,咱們平時不理會他,他當咱們是好欺負的,忍一次兩次,到還可以,可再三再四,何時是個頭,咱們何必怕他呢?”

她說完,戴伍林再說:“長歌小師弟不是再是小孩子了,我看他很勇敢,比我戴伍林強,我遇到這事,只會干吃虧,讓人打,讓人罵。就像是下午吧,如果不阻止王二的狗,咱們家的山羊就要沒命了呀!”

劉新洲打個稽首,說道:“師傅,我等數十載學藝,都有成就,學武便了為了主持正義,扶危濟困,剪除奸邪,小師弟武功低微,但他卻做了正確的事,我雖然武功比師弟好,但我卻毫無建樹,感覺到慚愧,如果師傅一定要懲罰小師弟,我愿意代小師弟受罰”

“我也是。”眾人異口同聲地說。

黃青浦聽完,表情凝重,左手摸了摸額頭!

就像晨光一剎那突破了烏云,鋪灑大地。

此刻,有一個念頭在黃青浦的腦海中一閃而過。

?

?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灵山佛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先见未来

白色孤岛1

先见未来

作者失联中

先见未来

小开子

先见未来

酒壑盛人

先见未来

顾家十八

先见未来

蓝蓝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