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帝都第一美!》。

医护人员在医治病人时,明知道么愁?陆小凤苦笑:我输的虽然

053

易蓝在结识秦峥之前没有同伴,但并不代表易蓝不重视同伴,自从在心中将秦峥纳入同伴后,对这种同伴关系已经产生非常重要的“依赖”,这种依赖易蓝不想轻易舍去,哪怕拼尽生命也要维护!

随着格雷、左索的加入,易蓝更加的珍惜这种同伴的关系,拥有了让自己拼尽生命守护的东西,这是很幸福的事情。

“桀~桀~桀~桀~桀!”马修突然阴险的笑了起来,笑声显得非常猥琐与狡黠,“好一处让人感动流泪的画面,秦队长您是怎么教导出这么一批榆木疙瘩呐!”

马修放肆的嘲讽起来,曾经在第一纵队时,秦峥的教导理念便是“命令与决断”,

所谓命令便是在团队作战时任何队员必须无条件服从队长的命令,所谓决断便是根据形势做出对团队最有利益的选择。

团队的利益高于一切!秦峥绝对不允许让个人将整个团队拖垮,“舍车保帅”是最为正确的选择。

这也是秦峥能够带领第一纵队取得一次又一次胜利的关键因素,因为在战场上,秦峥并不会因为个人的安危导致整个团队陷入危险的边缘,或者有时候还会以个人为诱饵,以其将对手全军覆没。

所以此时看着眼前这处画面,实在忍不住嘲笑起来,这样的团队!真不知秦峥是怎么搞出来的这么一群奇葩。

马修虽然一直对秦峥存在芥蒂,但对秦峥的领导与管理方式还是非常欣赏,而马修也同样完美复制了秦峥的领导与管理方式。

所以再看到这支涣散的团队,而且还是秦峥的团队时,马修这才忍不住嘲笑起来。

“你个丑八怪!嚷嚷什么?因为我们是人,你们不是人!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秦峥好歹算得上你们的师父,连自己的父亲都想害的儿子,难道是畜生吗?”看到马修猥琐的笑脸,易蓝气急败坏的骂了起来,现在犹如一个泼妇骂街般,将马修骂得怒火横生。

“哦不!你们怎么能跟畜生相比呢?这样太侮辱畜生了,连畜生都知道反哺,虎毒还不食子呐!你们呐,连畜生都不如!”易蓝现在放开骂了起来,因为实在看不下去眼前的这些人。

马修气得直哆嗦,还从来没有人敢这般骂自己,而那些第一纵队的成员,有些人非常生气,而有些人却不知所措。

这些人开始相互对望,不知应该怎么办,只能将目光看向马修,等待马修的命令。

“哪里来的泼妇!你管得着吗?这是我们公会的事情,轮不到你来多嘴!”夏莉莉眼见马修气的说不出一句话来,亲自为马修“解围”。

不过这好像又给了易蓝一处骂柄,易蓝紧抓住这个再次骂了起来。

“还有你这个不要脸的,狐狸精!你是不是对这个丑八怪有意思,刚才就看你心怀不轨,想要将丑八怪未婚妻害死。现在又为丑八怪出头,就你长得这个鸟样子,其实不需要这么麻烦?没听到那位美女说了死也不嫁给丑八怪吗?你们两个长得还真有夫妻相,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易蓝骂得有些口干,顿了一下。

不过听到易蓝这般骂,虽然夏莉莉同样恼火,但竟然嘴角无声勾起了一抹微笑,应该是听到易蓝说她与马修有夫妻相,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的原因吧!

易蓝从刚才公孙沐雨呵斥马修的对话之中,听出来了公孙沐雨是马修的未婚妻,不过显然公孙沐雨并不喜欢这样事情,应该是处于某种原因公孙沐雨无法推掉吧!

所以易蓝又再次推断,马修是逼良为娼的恶棍,不过现在见到夏莉莉这般表情,看来自己胡诌的事情似乎有点准头,最起码夏莉莉喜欢马修的这件事被易蓝确定了。

“你个狐狸精还笑!一对狼狈为奸的狗男女,还真是丑八怪配烂王八!”易蓝骂得非常痛快,好长时间没有这般骂人,顿时感觉非常神清气爽。

不过显然被骂得当事人整个脸色无比阴沉,整个脖子都红了,马修恨不得将易蓝碎尸万段。

“呵、呵、呵、呵..那女子说得没错,你们连禽兽都不如!”虚弱的公孙沐雨低声笑道,听到易蓝这般的骂声,心中感觉非常痛快,这些自己所认为但是不知道怎么形容的事情被易蓝这么巧妙的形容出来,让公孙沐雨感觉很是舒爽。

砰!

恼怒的马修显然失去了应有的理智,将虚弱的公孙沐雨弃到一边,公孙沐雨瞬间摔在地上。

“哈、哈、哈、哈!”不过倒在地上的公孙沐雨更加开心的笑了起来。

“左索!将易蓝带出去!”秦峥命令道,眼神坚定的盯向左索,但却透露着恳求。

跟沙发的距离,刘磊是要长多高,臂展需要多长才能刚好够到茶几上面的水果。”

任雯的心里渐渐明朗起来,“您是说这个环境是有人特意伪装过的?”

“没错——”陈铭康点了点头,“并且伪装的人水平及其业余,如果是白若宏来伪装现场的话,他不会做这么低级的事。”

陈铭康的话瞬间点醒了任雯,从上一个案子完全能看出白若宏的破案水平,再说了他跟刘磊也没有任何的交集,何谈杀人一说?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陈铭康扶了扶眼镜,“我们的证词在这个案件都没有任何作用,这部手机才是关键,我们还得找到凶器,或许才能证明白若宏无罪。”

“任队,你过来看下——”姜欣橙的声音从厨房传来,任雯也不得不暂时先将假象放在一边。

“怎么了?”

姜欣橙指着厨房墙壁上的刀具架,“任队,这好像少了一把吧?”

任雯眼光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原本刀具齐齐整整的摆放在架子里,如今最里面却空出来一个夹层。

“老吴——”任雯喊来正在做尸体取样的吴敏谦,“你们初步判定的凶器是什么样的?”

“类似于水果刀这种,但是可能还会比水果刀更锋利,具体的伤痕检测要到局里才能做。”

任雯点了点头,心里大概有了一个具体的方案,“小姜,你赶快去查一下这副刀具的生产厂家,把缺失的这把刀信息找出来。同时告诉在楼下做笔录的子川,让他带人把小区里的垃圾桶,绿化带,乃至小河都给查一遍,看看有没有人把刀具给扔掉了。”

三年前刘磊就是从这被警方带走的,任雯没有想到,仅仅出狱才一天,他就被人手刃在家。

【云清市专案组】

“任队——”姜欣橙火急火燎的冲进门,一把将手上的图纸拍在了桌上,“这是云清市一个厂家做的,牌子是什么墨阳刀具,我拿到了刘磊那份产品的组装图。”

任雯摊开图纸,发现刘磊购买的刀具套装并不复杂,砍骨刀和切片刀各一把,另外就是多用刀和水果刀,剩下的就是一个厨房剪和磨刀棒。

“这就是水果刀的尺寸?”

姜欣橙点了点头,“没错,我已经确认过了,刘磊家丢失的那把刀就是水果刀,跟吴法医说的很相像。”

任雯的眼神狠狠的钉在图纸上,沉默了一会儿后拿上图纸便离开了办公室,留下了不知所措的姜欣橙。

【法医实验室】

任雯推门进去时,吴敏谦正坐在显微镜前,研究着皮肤的切片。

“老吴,尸检做的怎么样了?”

吴敏谦听到声音后,转过头来看向任雯,“我做了一下统计,身上的刀伤总共有27处,致命伤是胸口,通过切口的位置看,是被人从后面刺杀的。其余26处有24处是在刘磊死后加上去的。”

“死后加上去的?”任雯心中升起了不小的疑惑。

“没错——”吴敏谦走到刘磊的尸体旁,掀开了盖在他身上的白布,“这些多余的伤口横截面平滑,不是那种情急之下划伤和砍伤的。我想凶手这么做应该是为了掩盖他真实的目的,造成一种乱刀砍死的假象。”

“又是假象......”任雯的脑海里浮现出今早陈铭康跟自己说的话,现场的一切都是被重新布置过。

“那凶器呢?”

吴敏谦从办公室桌上拿出一张A4纸,简单的画出一个框架,“我从刀口的形状和切口方向大概想象出了一个样子,根据伤口的深度,凶手的发力点在前半部,也就是说这把刀的刀把应该在90mm-110mm之间;从横截面来看的话,刀尖的角度在60°-70°之间,刀刃长120mm左右。”

这些数据就像拼图一样顷刻间在任雯的脑海里构出了一把刀具,她从衣服口袋里掏出姜欣橙找的组装图,“是这样的吗?”

吴敏谦拿过图纸,仔细对比了以后点了点头,“没错,你们找到凶器了?”

任雯叹了口气,“他们的搜查还在继续,现在只能证明杀死刘磊的凶器就是厨房里丢失的那把水果刀。”

正当两人探讨之时,贾章赫的头从门缝里探了进来,“老大,若宏哥的手机已经恢复了,我们在里面发现了一段录音。”

“那老吴,我先过去,具体有什么情况你在跟我说——”任雯不等吴敏谦回话便匆匆的走出了实验室。

【专案组·小会议室】

任雯将会议室的门锁上后,转头看向贾章赫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开始吧......”

小马的心在跳:你相信象竟是破案的重要关键

清澈的小湖就位于这片小山坡的底部,草长鹰飞二月天。

“对,将内力灌注到小.腿.上的飞扬.穴,然后连到附.阳.穴,最后连到昆仑、仆参,就会形成先天的气流,那种感觉就跟鸟儿张了一对翅膀一样,身轻如燕。”谢雨琦说道。

沈杰的确感觉身形一轻,其实以前也能做不到,不过他那个时候耗费的法力要比这个时候多上好几倍。

借着这个巧劲,他甚至觉得自己可以以每小时七八十公里的速度轻易走上个二十里路,估计也就只耗费三层功力,这在以前是不能想象的。

见到青年这么快就学会了,谢雨琦并不是很开心,她蹙着眉头说道:“有点后悔交给你这个了,以后你逃跑我还不一定能追得上你了。”

她心里真的有点悔不当初了,这个男的一平静起来,就是让她心疼。

就是刚刚走在这样齐腰深的草丛上,看他这么费劲,就有些看不过了,教给他轻功最基本的运行路线,没想到一下子他就掌握了平衡。

要知道这个平衡度可是非常难掌控的,以前她可是耗费了小半年的时间才堪堪到他现在的状态,本来教他就是嫌他太慢,严重耽误了自己的行程,让自己看着就不.爽,这下可好。

“你本来就困不住我。”他依旧一副很平静的样子。

那平淡的表情,让人都看不出来需要从他这个表情上找生气的地方。

她依旧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看着他说道:“沈杰,我告诉你,我跟宫主她们不一样,两位宫主明显都喜欢江公子,都不讲。我今天就是想告诉你,我挺.喜.欢.你的,你以后千万不要在我不注意的时候就跑掉,那样我会很难受的。”

任她这副变得恳.求的表情,到了后来都有些让人觉得可.怜。

她脸蛋白白净净的,显得很.嫩,那一双大眼睛,看过来的时候,有着一些.韵.味.的微笑,风华正茂的年轻.姑娘,一言一行都让他觉得如刚盛开的.花.儿一样先天就会吸引人的目光。

沈杰神情有些恍惚,不过片刻之间就.明.清.了目光,他可是记得此界人与人之间已经不能用简单的尔虞我诈来形容,他要是这么天真,绝对活不了多久,毕竟他现在连个移花宫一个宫女都打不过。

他到是想起来有一件非常离奇的事情想要问小碧。

杨柳随风浮动,能够清晰的看到两米来.深的河里,鱼儿游动的身影,前方四十多米外就有一个拱桥,黑色的外形,从河的这一段跨到另一端。

这儿明明是一条小河,就悬挂着这样一座大桥,当然让人会有些惊异,会吸引着人登上去看一看这片广袤的世界。

沈杰的目光看着这一切,实际上,大部分意识已经沉浸到神识海里,他对着展现在两米外的美.若.天.仙.般的小碧,说道:“我刚刚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这个界面的能量我发现根本无法让我的境界有任何的提升,明明这么的浓郁,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他的能

距離上次的聊天,又過了半個月。

期間幾次回到家,也不見孟萌答應出來。倒是老村長已經半個月沒有了消息。

村中的日子還在繼續,那個黑影人在這個月也再次出現。只是很巧的是,每次陳默回去的時候,那人就不在。

問了萬芊,萬芊也表示自己什么也沒看到。有時候就是這么離奇。

也許這就是幸存者效應,陳默只能這樣安慰自己。

回到林家,看到那更加繁華的街道以及更加華麗的《望月樓》,陳默眼中有著說不出的成就......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帝都第一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三剑天仙

木木呆呆

三剑天仙

堕落狂才

三剑天仙

糖宝大西瓜

三剑天仙

冷眸

三剑天仙

泠弦

三剑天仙

狂奔的黑蚂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