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意识感应器》。

苏浅雪淡淡一笑,道:有许多别人不知道的事,我都知道!语声他老人家上通天文,下通地理,端的可称得上是无所不知,无所

我在夏副省長的住所大門外,被執勤的武警戰士給攔住了,沒想到從里面出來迎接我的,竟然是李毅峰。

說起這個李毅峰,我還是很熟悉的,他也是茅山派弟子,后來加入國安局,現在擔任省國家安全局特別行動組的組長。

我和李毅峰上次見面,還是在二郎山與各大門派一起,攻打尹墨甄等魔獸異族修士的秘窟那會兒。

那時候,李毅峰對我的態度很奇怪,對我既有佩服的成分,又對我很抵觸,到現在我都不知道什么原因,那是后,都忙著和魔獸異族修士開戰的事情,我也沒法問他。

現在,我跟著李毅峰一起去見夏副省長,這個見面,我感覺,李毅峰對我的態度,好像要比在二郎山那會兒要好的多,現在為什么對我的態度轉變了,我也是不得而知,這次等一會兒有時間,我一定問問李毅峰這個小子。

我和李毅峰進入這棟小樓以后,發現,這里的人不多,大部分人我在火車上都見過,有夏副省長帶來的那些工作人員,便衣護衛,還有就是李毅峰帶著國安局的幾名特別行動組的成員。

我看到這些人都很嚴肅,表情有些緊張,顯然,夏副省長雷厲風行的性格,剛來到這里就已經進入工作狀態。

但是有一個人除外,那就是夏副省長那個女兒,沒想到在這里,我又碰上她。

當李易峰帶著我進入這棟小樓,來到夏副省長的房間,我發現夏副省長的女兒正在和夏副省長下棋。

夏副省長戴著老花鏡,手里拿著一個棋子,正在舉棋不定,而夏副省長的女兒夏雨,一個勁兒的催夏副省長快點走棋。

這個時候,李毅峰對夏副省長說道:“夏省長,我回來了。”

夏副省長回頭,看看李毅峰,又看看我,然后對他的女兒夏雨說道:“夏雨,今天這局棋就下到這里吧,現在爸爸有事情要和這兩位叔叔談,你出去吧。”

夏雨搖著夏副省長的手說道:“我不,爸爸,我一定要把這局棋下完,每次爸爸要輸了,都說有事情。”

李毅峰走過去,把棋盤和棋子都收了起來,然后塞在夏雨的手中,對夏雨說道:“夏雨,別鬧了,叔叔真的有重要事情和你爸爸要談。”

夏雨抬起頭看見我后,臉上露出詫異的表情,說道:“是你,你怎么也到這里啦,你的事情這么快就辦完了,那正好,你就教我修道吧。”

我對這個天不怕地不怕的女孩有點打怵,一時間不知道對她說什么才好。

過了一會,我說道:“夏雨,叔叔這段時間真的有事情,我不是推薦你去茅山了嗎,茅山派是修道很有名氣的門派,你去那里好好學吧。”

李毅峰聽了我和夏雨的對話,不知道怎么回事,對我說道:“皓天,你和夏雨啥時候認識的?”

夏雨對李毅峰說道:“我和武叔叔在來時候的火車上認識的,他本是可大了,將想害我爸爸那個人打跑了,還救了我的爸爸,從我爸的身體里,取出幾條那么大的蟲子。”

說完夏雨還用手比劃了一下。李毅峰聽到這句話后,表情變得嚴肅了。

這時候,夏副省長又對夏雨說道:“好了,別鬧了,爸爸真的有事情,和這兩位叔叔要談,你趕緊出去吧。”

夏雨這才不再說話了,對著夏副省長,李毅峰和我,做了個鬼臉,還一吐舌頭,然后一溜煙似的,從屋子里面出去了。

這時候,屋子里只剩下我和李毅峰還有夏副省長三個人。李毅峰又問起剛才夏雨說的,夏副省長在來時的火車上遇險的事情。

我有些納悶,夏副省長到達這里之后,竟然沒有和李易峰說起這事,我滿臉疑惑,望著夏副省長。

夏副省長從沙發上站起來,給我和李毅峰分別到了一杯茶,然后有點尷尬的說道:“我認為在火車上發生的那件事情,也不是什么打緊的事情,怕分散毅峰的精力,所以,我讓大伙沒有和毅峰提起這件事情。”

夏副省長說的云淡風輕,火車上是兇獸將臣隱匿身形親自對夏副省長出手,夏副省長差一點沒命,這樣的事情還不叫大事,那這個世界上還有大事嗎?

在李毅峰的追問下,夏副省長就是想瞞也瞞不住的,李毅峰他不是普通人,也是修道的人,境界也是達到人界法師后期,就是我不說,現在也已經猜出事情的大概。

于是,我就把在從茅山出來,在南京乘火車,遇到夏副省長后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對李毅峰講了一遍,把李毅峰聽得眉頭緊鎖,甚至額頭上都冒出汗珠來。

夏副省長說道:“毅峰你別緊張,你看我現在不是好好的嗎?”

李毅峰說道:“夏省長,多危險啊,還說是小事情,要不是在火車上遇到皓天,后果不敢設想。”

夏副省長說道:“我命硬的很,沒有事情的,不過,皓天,那天真的謝謝你啊。”

李毅峰臉上的表情仍然很緊張,對我說道:“皓天,你確定在火車上對夏省長出手的是兇獸將臣嗎?”

我看著李毅峰說道:“毅峰兄,我還會看錯嗎,要不是這件事情耽擱,我不就早到這里了嗎。”

我看李毅峰在沉思,以為他不相信我剛才說的話,就對李毅峰又說道:“毅峰兄,你記不記得在二郎山大戰那會兒,和我交手的尹墨甄手下有兩個特別擅長隱匿身形的魔獸異族修士?”

李毅峰點點頭,對我說道:“我當然記得,他們身法極其擅長潛伏,如果不動用法力,很難被人發現他們的行蹤。”

我對李易峰說道:“是的,在火車上,兇獸將臣就是用的和那兩個魔獸異族修士,一模一樣的身法,在列車上潛伏在夏省長的身邊,悄悄的對夏省長出手的,他隱匿身形的法術,比那兩個魔獸異族修士還要高明的多,我集中全部神識,也只能勉強能夠發現他。可惜的是,當我追下火車的時候,不見了蹤影。”

我看到李毅峰沉吟不語,就對李毅峰說道:“我感覺兇獸將臣不是沖著夏省長來的,他好像極其不遠暴露行蹤,如過不是這樣,兇獸將臣在火車上全力直接向夏省長出手的話,我恐怕沒有機會救下夏省長。我看兇獸將臣還是沖著犼的殘魂來的。”

這時候,夏副省長對李毅峰說道:“毅峰,我感覺皓天說的很有道理,當時我身邊沒有人是那個人的對手,那個兇獸將臣沒有必要隱藏自己的身形,如果那個人就是想要我的命,我是難逃一劫的。”

李毅峰這時候,緊鎖著的眉頭舒展開來。李毅峰對我說道:“現在,這里的形勢也非常不樂觀,這里邪教勢力非常猖獗,那些邪教修士帶著邪教徒到處殘害無辜平民,強迫這里的平民信仰他們邪教,甚至會攻擊國家機關,在我們的嚴厲打擊下,他們的殘余勢力開始化整為零,分散成多股勢力,在比較偏遠的地方活動,增加了打擊難度。”

夏副省長接過李毅峰的話題,對我說道:“基于以上的原因,自治區政府,才向國家申請增援力量,國家調動各地的力量增援這里,所以我和毅峰才來到這里。”

李毅峰說道:“現在,我們正配合當地的的修道門派,追蹤一伙邪教修士,現在很難抽出量,對你有大的支援行動,如果這時候兇獸將臣再出現這里,局面更加復雜和艱難了。”

李毅峰停了一會兒,接著對我說道:“這里事情難辦的地方,除了邪教的修士外,還有邪教徒,其中邪教徒里面還包括一些是當地被欺騙,蒙蔽,脅迫的當地民眾,上級指示我們,一定要區別對待”

我注意的聽著,感覺情形比我想象的嚴峻,如果將臣的出現在西北,這里將出現邪教徒,應該不是巧合。

李毅峰接著說道:“所以,參加打擊行動的,我們和當地修道門派對付這些邪教修士,邪教徒需要普通的武警部隊出手打擊,有時候,我們和修道門

“至少我是相信的,其实我认真思考过这个问题,我觉得我们做的梦很可能就是平行宇宙,人类的灵魂也就是意识,可以在各个不同的平行宇宙之间自由穿行,梦醒了便停留在某一个宇宙里,只不过宇宙太大,人类太过渺小,我们几乎没有办法发现不同平行宇宙之间的差异,也从来没有意识到自己经历了平行宇宙之间的时空旅行。”

这个论断韩兵倒是第一次听到,虽然觉得太过天马行空,甚至像天方夜谭,却很有新意,韩兵又是试着问道:“那如果真的发现差异会怎么样呢?”

“呃,大哥,你这个问题难住我了,我也不知道会怎么样,也许,也不会怎么样吧?”

韩兵笑着摇了摇头,接着问道:“你有没有类似经历?”

“那倒没有,不过我研究过网上的一些案例。”

见小冷这么说,韩兵有心把自己这些天的奇葩经历合盘托出,又嫌手机打字太麻烦,便给他回道:“下次你还书早点来吧,我跟你说说我的经历。”

小冷回了个好字,又问道:“哥还有事吗?没事我先去码字了,今天的一万字计划才完成了一半呢。”

韩兵怕耽误小冷的写作,赶紧说没事,退出QQ又朝门口看去,刚好看到李雪菲从外面走了进来。

俩人中午一番“博弈”之后再次相见,气氛依旧尴尬,好在王燕及时开口打破了尴尬,她起身喊道:“哎呀,菲姐,您可是稀客呀,快坐。”

李雪菲偷偷瞟了韩兵一眼,却没跟他说话。

李雪菲一本正经的坐下,对王燕说:“过几天要到一批书,领导让问问你们室还有地方存没有,要是没有就提前收拾一下,淘汰一批。”

王燕赶紧说好,又问:“有具体时间吗?”

“啊,还没有,你等我通知吧。”

“好。”

“正事”说完,李雪菲并没有急着走,她起身往里转了转,装模作样的在各个书架上扫视了几眼,颇有点领导检查的做派。

韩兵没有理会李雪菲,依然故我的翻看着冷雨剑的空间,就像这女人的到来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李雪菲在书架间转了两圈,笑着说:“你们室收拾的太整齐了。”

王燕有意归功于韩兵,笑着说:“嗨,都是小韩整理,他勤快,基本用不着我干啥了。”

李雪菲见话题成功的引到韩兵身上,便站到他旁边,笑吟吟的看着问道:“是吗?小韩来多长时间了?”

韩兵也笑了笑,若无其事的答道:“没多久,半年吧。”

“是吗?那么年轻啊?有对象了吗?”

韩兵故意迎着李雪菲的目光,直视着她的眼睛答道:“没啊,您给介绍一个?”

有把柄在韩兵手里,李雪菲有些心怯,她把视线挪开,低头看着韩兵面前的笔记本问道:“行啊,想找个什么样的?”

王燕打断俩人的对话,笑着说:“你别听他的,他逗你呢,他早有对象了,小姑娘我见过,挺好的。”

李雪菲哦一声,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呀”的一声,说道:“我还有事,先上去了,你们忙吧。”

李雪菲走了,韩兵继续翻看冷雨剑的空间,看完一遍,又点开他发来的链接,这才发现他的小说已经连载了近百万字,关注的读者也有上万人了。

韩兵不由得对这哥们刮目相看,说实话刚看到小冷时韩兵以为这小子就是一个有点个人爱好的普通年轻人,比自己强不了多少,但是此刻,韩兵突然产生了一种挫败感,回想毕业近两年的经历,他终于认识到自己简直是一无是处,甚至连一个自称一直啃老的冷雨剑都不如。

就在韩兵呆坐在那里自惭形秽之时,门口的座机电话响起铃声,他扭头看了一眼,见王燕伸出了手,便低头继续翻看着冷雨剑的小说。

听王燕接通电话问了好,又喊了声“菲姐”,韩兵顿时警觉起来,虽然眼睛依然盯着手机屏幕,耳朵却竖起来,努力听着王燕说话。

“啊,是,啊……,是吗?我倒没啥,要不您直接问他?啊,那行……,小韩……”

韩兵听王燕喊他,赶紧把手机放下朝她走去。

王燕捂着话筒轻声说:“菲姐说想请你帮忙整理一下书库,问你有没有时间。”

韩兵这才明白李雪菲刚才过来的目的,不由得暗自夸赞这女人做事周全,她通过王燕安排我给她“帮忙”整理书库,等于找了个见证人,可以光明正大的带我进入书库,即使别人看到也说不出什么来。

想到这些,韩兵赶紧接过话筒,一本正经的喊了声“菲姐好。”

李雪菲笑了笑,却还是一本正经的问道:“小韩,我想整理一下书库,想请你帮个忙,不知道你方便不方便。”

韩兵知道这话很可能说给旁人听的,便也一本正经的回道:“行,没问题,您随时叫我就行了。”

“那好,一会儿我下去找你吧。”

挂了电话,韩兵又对王燕说:“菲姐说让我帮她整理一下书库。”

王燕是个实心眼儿,听韩兵说完,根本没有多想,她摆了摆手说:“是,她跟我说了,我这没啥,我说让她问问你再定,怕你不方便。”

韩兵点着头说:“没啥不方便的,都是同事,能帮一把就帮一把呗。”

王燕嗯了一声,又突然想起什么,低声说:“你不正好借这个机会找找你说的那本书嘛。”

韩兵故作惊喜,一拍大腿笑道:“对呀,对,太好了。”

正说着,李雪菲从楼下下来,到门口朝韩兵招了招手,喊道:“小韩,走吧。”

韩兵赶紧起身,喊了声菲姐,跟在她的身后朝中转库的防盗门走去。

这是韩兵第三次进入中转库,却是第一次光明正大的以“合理”的理由迈进这个门口。

进门后,李雪菲故意敞着门,却压低了声音嘀咕道:“你抓紧,我在门口帮你守着。”

韩兵点头说好,先是把书架上的旧书走马观花的看了一遍,没有收获,又开始翻找胡乱堆在地上的旧纸箱子。

眼看着要翻到那个装有高跟鞋的箱子了,李雪菲走了过来,把那个箱子抱在怀里,冷着脸说:“这里都是我的东西,你不用看了,肯定没有你要的书。”

韩兵明白李雪菲的意思,看了她一眼,笑着说:“我早就知道。”

李雪菲弄了个大红脸,扭头白了韩兵一眼,低声催促道:“你快点吧,再磨蹭又该下班了。”说完,她抱着箱子朝旁边走去,将箱子放在了一个书架的顶端。

韩兵点头说好,继续翻找着旧纸箱,几乎是把中转库的旧书翻了个遍,却依然是一无所获。

“老大干得漂亮!”

“大姐大威武!”

“我愛你們!”

戰龍成員忍不住發出歡呼。

遠處的安娜和亞琳娜兩個人,也是激動的抱在一起又蹦又跳。

這次重傷血皇,將會極大的提升戰龍所有人的信心。

說不定他們真的能夠一鼓作氣,徹底的干掉血皇对掌控权。

  贵族与平民之间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即使赵无恙官职很大,但依旧在贵族面前被压的抬不起头,如果说现在的冲池城是子爵的后花园,那赵无恙充其量就是个后花园的管家,领地的事他不会管,也不想管,只要城池不失,死再多的士兵也跟他没关系,可......

那天诸魔们割破了自己的手指,被刺了一刀。叶开忽然回头,看看见了他,花寡妇就忍不住叫了祖父、父亲)。”志默然。既起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意识感应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兽世之我要逆天

梦风扬

兽世之我要逆天

夜深人静*

兽世之我要逆天

春刀寒

兽世之我要逆天

天泽时若

兽世之我要逆天

墨梦尘

兽世之我要逆天

妄语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