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仙 第二八一章 躲了个寂寞

小说:半仙 作者:跃千愁 更新时间:2021-07-29 19:47:19 源网站:笔趣阁
  两人没掩饰声音,庾庆又不是聋子,当即朝两人喊道:“我是掌门,我能害你们吗?”

  对他这说法,两位师兄连头都不回,不给与任何回应就是最大的回应,让某人自己反省去。

  世人大多看不到自己的缺点,只盯着别人的错,庾庆如今的心性难以免俗,自然也是如此,嘴里对两位师兄骂骂咧咧一阵,发泄了一顿自己的不满。

  当然,心里也颇怨怪小师叔,自己好歹是个掌门,小师叔怎么跟防贼似的……

  日子一天天过,躲在比玲珑观还偏僻的地方,山高路险,普通人正常情况下也不会来这里,师兄弟三人倒是混了个自由自在。

  有了空闲,修炼还是首位的。

  南竹长期盘膝打坐,他的修为已经快要突破到上武境界,因而比较勤修。

  牧傲铁经常光着膀子炼体。

  庾庆则继续修炼自己的“绝世剑诀”。

  虽然有些担心可能会出现小师叔说的那种问题,可还是忍不住想尝试修炼,确实觉得这剑诀比较高级是很重要的原因,他也已经感受到了其中的好处,就这样白白放弃的话,未免有因噎废食感。

  他倒是想找个人当试验品,然又不甘心白白给外人,万一真是没问题的好东西,岂不是便宜了外人?所以他想让自己人当试验品,谁想自己人防他如防贼,拒绝做试验品。

  想来想去,只好自己悠着点来,暗暗告诫自己,发现什么不对劲时,就立马停止这方面的修炼。

  奈何这剑诀,他练来练去短期内难有寸进。

  三十六剑合一,他目前只练到了一息之间配合游龙身法的六剑封杀。

  别小看了一息之间封杀六剑,当初离开幽角埠被人抢劫时,他一息之间封杀六剑曾将一玄级修士给逼了个手忙脚乱。

  尽管那位玄级修士是因为小看了他,结果被他闹了个措手不及,但也足以说明一些问题。

  倘若再多斩出一剑呢?

  不是随便多斩出一剑,而是必须要在一息之间、要在短促的时间内多斩出一剑,否则多斩出的一剑是没有威力的。

  一息之间多出一剑,就意味着对手要在一息之间多抵御一剑。

  这多出一剑的攻击,往往是致命的。

  一息之间封杀六剑能挡,倘若一息之间是多出两剑三剑四剑五剑呢?或者说一息之间便是三十六剑呢?

  真要是练到了三十六剑合一,庾庆自己都难以想象那是什么境界,一息之间三十六剑,岂不是周身处处是剑,既能护体又能伤人?

  而这还是练成剑诀的第一招而已。

  第二招化繁为简,十八剑合一。

  第三招便只剩了九剑合一。

  第四招精简到三剑合一。

  第五招,剑出便只剩一剑了。

  第六招,无往不剑!

  这第六招的剑诀上只写了些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东西,不临近那个境界估计也看不懂,反正庾庆是没搞懂什么叫做“无往不剑”,他能想象到和能理解到的只有第五招,想象那一剑出即可御敌是何等的气魄!

  唰!剑一拔就了事了,想想都爽。

  然而也只能是想一想,他如今连第一招的三十六剑也只能一息间封杀出六剑而已,正在朝第七剑努力。

  就这般日复一日的修炼了近个把月后,他感觉自己已经摸到了第七剑的门槛。

  暂时来说,他修炼的还是剑诀的基本功,修炼的还是配合身法的出剑速度,这个阶段只要反应速度快,只要勤修苦练就能达到。

  正因为这般勤修苦练,庾庆已经隐隐感觉到了,倘若真练到了一息三十六剑的地步,他整个人与剑的融合上不说超凡脱俗,也一定是非同凡响的,那时人与剑之间的互相了解应该也能到另一个境界。

  这天,他也光了膀子在山中练剑,忽见南竹晃晃悠悠东张西望走来,当即停了下来问,“怎么了?”

  南竹也不知他修炼的剑诀是什么鬼东西,同样的路数翻来覆去练了一个多月,也没看到练出了什么花来。他张望着四周奇怪道:“大头又不肯烧水了,给灵米也不吃。”

  庾庆哦了声,“可能又想啃骨头了,找点骨头给它换换胃口就行。咱们也好久没尝过肉味了,你去弄点野味吧。”

  南竹:“我在找啊,奇怪的是,你有没有发现,咱们这座山上好像没有飞禽走兽,甚至连蛇虫鼠蚁都看不到。”

  庾庆:“你眼睛没毛病吧,不是经常看到鸟飞来飞去吗?”说话间,他往斜下方的山头指去,指向了一只正飞来飞去的鸟,二人眼看着那鸟落在了山头大树上。

  南竹:“不算附近的山,我说我们在的这座最高山。我们在这呆了这么久了,你在这山上看到过飞禽走兽落脚吗?”

  庾庆:“应该经常看到吧?”

  南竹反问:“你确定你看到过?”

  被这么一问,庾庆也有些不敢确定了。

  之后自然想核实一下,两人遂叫上了牧傲铁一起,一起在山上四处转悠。

  上上下下到处走了走,逛到天黑了,才有了总结,半山腰以下是有动物的,半山腰以上就看不到了,而且真的是连蛇虫鼠蚁都没有。

  之前觉得有看到过,其实是自己的错觉,看到的都是周围其它地方的。

  三人回到洞里后,也没闹明白是什么原因,他们自己也没感到身体有什么不适,只能怀疑与仙家洞府入口有关……

  又个把月后的一天清晨,薄雾渺渺笼罩于山间,庾庆背个手晃晃悠悠下山,准备去山脚的激流里抓两条鱼来煮汤喝。别说大头,人也一样,偶尔都想换换胃口的。

  走着走着,他背着的双手放下了,人也停下了,凝望着袅袅飘荡的山间雾气,随后人又躲在了一棵大树后面,再次凝望观察了一阵后,调头就跑,快速往山上赶去。

  跑回山洞,见到正在洞口溜达的南竹,赶紧招呼一声,“有人来了,快收拾东西撤。”

  南竹一愣,“什么人?”

  庾庆:“不知道,反正来人不少,成群结队向山上来了,我们先挪窝回避,看看情况再说。你收拾东西,我去通知老九。”

  南竹忙道:“好。”

  他手忙脚乱地忙了起来,庾庆则赶到了牧傲铁练功的地方,发现这位九师兄果然在跟大石头过不去。

  同样的情况一讲,师兄弟两人迅速返回。

  南竹已经帮忙把东西收拾好了,三人把包裹一背,迅速翻过山头,换了个方向跑人。

  然而还没跑到半山腰,庾庆又抬手打住,盯着山间雾气凝视一阵后,低声咒骂了一句,“妈的,这边也来了好多人,走,换路。”

  南竹和牧傲铁惊疑不定,不知他何以断定这个方向也有人,但还是跟着他跑了。

  这次没有翻山头,就是想绕开,想找个没人的方向下山。

  然而绕了大半圈也没能找到见缝插针的机会,师兄弟三人不但没能下了山,反而被逼得往山上去了。

  “我说老十五,这到处乱跑,跑的喘成条狗似的,你到底想搞哪样,你确定…”

  喘着粗气的南竹话说一半,还没说完,发现庾庆停下了,他也闭嘴了,和牧傲铁也停下了,只见山上已经站了群人。

  一群灰衣人,一看穿着,师兄弟三人就明白了,是司南府的人。

  看那人手陆续上山的阵势,起码来了上千名司南府的人。

  为首之人,身形消瘦,脸颊瘦到没肉,犹如骷髅,肤色暗沉,眼睛炯炯有神,正是司南府执掌前司的蒙破。

  见元山之后,他再次亲自率人赶来了。

  他身边站了一男一女,庾庆认识的,男的是徐觉宁,女的是唐布兰。

  徐觉宁指着庾庆,在蒙破边上说了几句什么。

  庾庆能猜到在说什么,肯定是在指证自己就是“阿士衡”呗。

  这里还没缓过神来,后方又是一大群人冲上来的动静。三人回头一看,是一群穿着打扮各异的人,其中两人他们三个竟然都认识,碧海船行的执事右绫罗,及其手下孟韦。

  不过很明显的,两人在这群来人中都不是能做主的人,为首一名笼罩在斗篷里的人显然才是为首的。

  面对大量司南府的人员,这群人没有再往前冲,右绫罗也在对庾庆三人指指点点,明显在向为首斗篷里的人禀报。

  紧接着,空中突然掠过大量巨型飞禽,足足有上百只,阵势惊人,飞回后又徘徊在了上空。

  旋即山头另一边又冒出了大量人手,一看穿着打扮就知道,应该都是妖修。

  为首的正是曾在见元山出现过的那位来自千流山的三洞主,在他边上的一位红衣女子竟也是庾庆三人的老熟人,见元山的大掌卫柳飘飘。

  柳飘飘一副跟他们没什么交情的样子,也在指着庾庆跟那位三洞主禀报什么,摆明了也是在指证庾庆。

  师兄弟三人有点懵,这天上地下的场面摆明了就是冲他们来的。

  三人一看就懂,这次,他们就算是插翅也难逃了。

  问题是,他们自己都觉得自己很卑微、很弱小的,对付他们三个渣渣犯得着动用这么大的阵势吗?

  这场面吓的他们够呛,大气都不敢喘了,一副眼巴巴、可怜兮兮的样子。

  他们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这么多人知道他们在哪,而且还是司南府、殷国和妖界的都一窝蜂跑来了。

  师兄弟三人发现他们自己就是白痴,自以为是的躲了这么久,原来躲了个寂寞,放眼看看四周吧,他们的藏身地这得是被多少人知道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半仙,半仙最新章节,半仙 笔趣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